《话说鄞州》第二十章:崛起的新城

小编 2022-09-05

     周时奋

(宁波大学人文环境研究所所长、宁波大学特聘教授)
 

 

    这是中国建县制最长的古邑之一,2200多年历史,孕育了她的智慧,陶冶了她的情怀;这是一块充满梦想与奇迹的土地,“海上丝绸之路”、“海上瓷器之路”和承载着千古爱情绝唱的梁祝故事,昭示着她的神奇瑰丽;这是一个名人辈出、人文厚重的诗书之乡,王安石、王应麟、翁文灏、沙孟海等古今名人,给秀丽的江南水乡增添了浓郁的历史底蕴;这是一座迅速崛起的现代新城,她用唯美的理念和史诗般的手笔,勾勒出一副“城在绿中、水在城中”和谐画卷……
  原始社会末期至夏朝初,“堇”、“邑”合字成“鄞”,成为确定的地名。当时的赤堇山,即现在的奉化白杜,成为鄞州最早的县城。在之后二千多年历史里,一个“城”的概念,贯穿始终其中。秦王政25年,即公元前222年,开始设县,鄞州成为我国最早建置的县之一,之后的汉、晋、隋唐期间,虽然几经沧桑变化,鄞县名称一直沿袭下来,但县治则从昔日的白杜,迁到光溪(鄞江),再迁到明州,也就是现在的宁波。自北宋后,鄞县县境辖地稳定少变,解放后宁波析出置市,鄞县先后为宁波专区(地区)及宁波市辖。
  回观历史,鄞县在历史上一直占有重要的地位,县治所在历来兼为州、府、路、道的治所。民国以来,鄞县也是道、省辖行政区、专区的首县。由秦时所置的县,全国至今仍保持原名的已为数很少,而鄞县,在历经二千多年漫长的沧桑变迁中,仍然保持着始置时的原名。
  当古堇文明,引领我们走过了二千多年历史;当千年古邑铸就的辉煌,成为我们后人弥足珍贵的财富时,昔日的县城白杜和光溪(鄞江),却已化作我们鄞州永远挥之不去的烙印,走进字里行间的点滴记录。
  斗转星移,一段曾经辉煌的故事,在岁月的穿梭中,逐渐消亡。然而,不在历史的陈规中败落,便须在历史的新迹中崛起。这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客观规律。就在白杜、光溪这两个昔日的县治逐渐走出历史舞台,逐渐消亡的背后,却宣示着一座新城的诞生,伴随着新世纪曙光的冉冉升腾,鄞州新城区,在世人关注的眼光中,悄然屹立起来,她,结束了鄞州无城区的历史;她,让宁波从此向南看。
  作为宁波南大门的鄞州,随着改革开放的滚滚春潮,跃然于历史舞台之上。乡镇企业的崛起,推动鄞州经济的迅猛发展,各项经济指标连续位居全国百强县前列。为克服“有城无县”带来的历史制约,鄞州人积极调整“二产畸重,三产短腿”的局面,坚定地迈出了向城市化发展的坚实步伐。
  就在1994年的那个春天,钟公庙、石碶、东钱湖、姜山等镇的一些村民奔走相告:自己可能成为一个城里人。从当时人们欣喜的脸上,我们看到了一种春天般的希望。
  区规划分局负责人:介绍当时中心区选址情况。“当初选址,依山傍水的东钱湖镇,有一定城建规模的邱隘镇,工业基础比较好的姜山镇,都列入候选方案,但最后都被否定了,因为这几个地方,有的离市区太远,不易依托老城区快速形成气候,有的在鄞县的区域位置中有点偏。1995年,县委、县政府决定,在紧靠宁波市区南面,规划8平方公里土地,进行县城建设,起名为鄞县中心区。”
  在广泛征求专家意见并实地考察后,当时的县委、县政府最终确定,将位于下应、钟公庙和石碶三个镇交接处这块土地,确定为鄞县中心区。由于这一地块临近市区,与市域规划的三江片连成一体,又横跨奉化江,从地图上看就是蝴蝶状鄞县版图的中心位置,只要打通交通瓶颈,搞好基础建设,这一片“冷地”就能受市区辐射,变成热土。
  任何一种改革试验总是小心翼翼,当初中心区的开发相当的谨慎。中心区的开发管理模式基本为自成一体,开发资金自求平衡。由于资金和当时投资环境的制约,中心区明确提出了“工业起步、三产跟上、行政推动”的发展思路。前5年基本上以引进工业项目为主,以此带动基础设施建设。随着开发进程的推进,中心区规划面积也随之扩大到18平方公里。此时,中心区的基础已经初具规模,最醒目的标志是横贯东西、全长34公里的鄞县大道全线贯通,有了这条道路,中心区的位置一下子就突了出来。
  如果说,中心区的开发,打开了鄞州新城区的新兴之门的话,那么,真正让鄞县这块黄金热土“羽化成蝶”的,还在于“撤县设区”带来的契机。
  走进新世纪,新一轮的机遇再次来到我们的面前。2002年4月19日,鄞县经国务院批准“撤县设区”,设立为宁波市鄞州区。从此,鄞州告别了有区无城、寄居江东的历史,千年古邑加速向都市新区转型,区域经济加速向城市经济转轨,鄞州,翻开了城乡统筹发展和城市化进程中崭新的一页。
  鄞州新城区建设代表性人物:撤县设区对于鄞州新城区建设带来的积极意义?
  伴随着撤县设区,鄞县中心区随之改名为鄞州新城区,规划面积调整至33平方公里,功能定位调整为政治、商贸、居住、科技和教育中心。至此,新城区真正走上了腾飞之路,鄞州城市化之路全面铺开。
  如今,新城区33平方公里总体规划和80平方公里分区规划,已经跃然纸上,无论是新城区区块,还是单体规划建设,全部达到国际水平。其中,核心区域更是征集了国际优秀方案。在规划中,鄞州新城区作为宁波市三江片的重要组成部分,充分借鉴国际国内城市建设的先进理念,力求体现出独特的个性。提出的“一心、二轴、三环、四廊、三十六个结点”的生态城市空间布局,将城市水系、绿地与商贸、生态休闲有机地结合起来,形成“城在水中、水在城中、绿在城中、城在绿中”的空间格局。
  让我们一起来领略下现在的新城区风貌吧。当初的农田和村庄已经被一座座高楼所取代,“七纵六横”的主干道路网络已经贯通,将鄞州新城与宁波市紧密相连,33平方公里的水、电、热、通信等公共服务设施覆盖能力达到100%。随着区级行政机关相继入驻,聚集8所高校的高教园区和文化艺术中心、体育馆、市民广场、鄞州二院等城市公共服务设施相继建成,新城区政治、科技、教育中心地位日益凸现。第三产业实现了从有到无的快速发展,钱湖路、嵩江路、四明路的商业氛围渐浓。以万达商业广场、南部商务区、SMART商圈、联盛广场、南苑国际酒店等领衔的一批高起点重大三产项目,已经彰显了新城区的巨大人气集聚力。
  美国城市规划学家沙里宁说过:“城市是一本打开的书,从中可以看到它的抱负”。对于一个城市的发展前途和现实地位,房产商的目光是最敏锐的。2005年,觊觎江浙市场已久的金地集团终于得以跨出上海发展,他们在上海之外长三角落下的首粒棋子居然是鄞州新城区。之后,国内知名的地产大鳄纷纷扎堆新城区,充分说明了鄞州新城区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
  众所周知,一座城市的形成,如果任其自然发展,其经历是漫长的。尤其像鄞州新城区,在稻田和村庄基础上建起一座现代化都市新城,在短短5年后达到这样一个规模,似乎不可想像。回眸过去,我们发现,我们的城市建造者,在天时地利下选择的错位发展思路无疑是神来之笔。
  进入21世纪,国内各大城市纷纷加快推进城市化步伐,扩大城市范围,做强城市经济。新城区地处宁波南部,更是被纳入了宁波市发展的核心组图,也成了宁波扩展城市经济的腹地和缓解旧城压力的疏解地。而我区长期以来一直是工业独秀,三产服务业薄弱,若要谋求更大的经济发展空间,必须调整产业结构,发展以城区为依托的第三产业逐渐成了全区上下的共识。在这样背景下,决策层为鄞州城市化建设选择了错位发展之路。针对新城区空间大、谋求布局的余地较宽裕、水系错综复杂的特点,建设者勾画了一座“城在绿中、绿在城中,城在水中、水在城中”的绿色生态城市。
  目前,新城区内的绿地总面积已达340万平方米,面积1000亩的高教园区绿化带、400亩的鄞州公园、正在建设中的城市景观绿化带和36个城市公园,已经成了鄞州新城区的亮色之一。在宁波高教园区里,集聚了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浙江万里学院、宁波服装职业技术学院、浙江医药职业技术学院等大专院校,集普通全日制教育、成人教育、高等职业技术教育、现代远程教育于一体,教育产业规模在宁波首屈一指。而正在建设中的宁波南部商务区,则是宁波市政府“中提升”战略的重要功能区块,总投资额约11.8亿元,兼容文化交流、商业服务、公寓和酒店功能,是未来宁波南部的核心区域。新城区在积聚能力的同时,也带来了新型的消费文化。万达商业广场的“销品茂”概念,金地房产的幼儿外教概念,都迎合了逐渐富裕起来的人们的消费需求,大大提升了鄞州新城的知名度和竞争力。
  功能区块的错位,所产生的积聚效应,已在全市范围内产生了重要影响。如今的鄞州新城区,不但成为鄞州的政治中心、经济中心、文化中心,同时也成为宁波市新的教育中心、商务中心和居住中心。
  其实,无论是天时地利还是错位发展,新城区能够从一张白纸起步发展到如今规模,最关键的还在于人,在于建设者。谁都知道,鄞州新城区建设之时,正是全国城市化建设风起云涌之时。我们的建设者以“敢为、求实、争先”的鄞州精神,一方面积极破解土地、资金和各种社会矛盾的制约,另一方面邀请城建名师和有实力的投资家前来,从而保证了新城区又好又快的发展。
  鄞州新城区的建设,更是见证了鄞州“撤县社区”后,主动融入宁波大都市框架,取得了“为鄞州率先发展增添了动力,为宁波跨越式发展提供了空间”的双赢效果。
  鄞州新城区翻天覆地的变化给企业带来的契机?博格华纳中国地区总裁沈晖:“当时我们决定要把投资额达9000万美元,建成后年产出超过30亿元人民币的高科技项目投向创业中心时,美国总部对我们在一块远离城市的农田上建厂房还心存疑虑。今天,当他们目睹这里的变化时,无不感到这是奇迹,是神话。”
  2004年,鄞州新城区被规划为宁波城市副中心。根据宁波市“南居北工”的发展战略,它将成为一个现代化、生态型、园林式的国内一流中等城市,充分发挥其宁波城市副中心的优势,分担宁波主城区的城市功能,减轻中心城区的城市负荷。
  围绕市委、市政府提出的宁波“十一五”时期“东扩、北联、南统筹、中提升”的统筹区域发展战略。如今,区委、区政府提出了“连接老区、建设新区、带动全区”的“三级跳”模式。在“中提升”中,我区不仅将依托宁波市区,通过开发建设新城区,从整体上推进一批产业基地建设和产业集聚,促进产业结构调整,扩大经济总量,围绕以城带乡、城乡统筹的工作要求,坚持新城区建设与新农村建设联动,推动社会经济各项事业统筹发展,放大鄞州新城区与宁波中心城的“同城效应”。
  数十年来,在鄞州坊间,一直流传着这么一个形象的比喻:鄞州由于东南西三面紧依宁波中心城区,形成了典型的“荷包蛋”结构,“蛋白”是鄞州,“蛋黄”是宁波市区。近年来,宁波经济高速发展,空间几近饱和,而我区的城市化进程,给宁波向南突围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方向。
  从昔日“寄居江东”的“有县无城”,迈向现在的“新城区时代”,这绝非要割断鄞州发展的历史脉络,而是我们鄞州城市建设中心的转移,全新塑造一种先进的、现代的、国际的文化,形成未来鄞州这一宁波南部新城的“心脏”。伴随着长丰滨江休闲居住区、潘火片区、128示范区的建设大幕相继拉开,鄞州新城区,这个宁波南部新城,又开始了新的创造。
  时间如白驹过隙,未来的鄞州会怎么样,我们无法确切预知,但我们知道,告别了“有县无城”历史的鄞州区,正以新城崛起的时代强音,宣告着城市经济的兴起,宣告着鄞州“城”熟时代的到来。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