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六十,披荆斩棘!杜德伟:保持真心真意,其他交给命运!丨文娱·幕后

小编 2022-09-24

“好久不见!”当杜德伟亮相《披荆斩棘》第二季那一刻,很多观众从心底涌起了这四个字。

  人生六十,起起伏伏,这位曾在歌坛叱咤一时,如今把家庭摆在第一位的歌者,对周遭事物怀揣着一份怎样的心境?

  带着这份好奇,羊城晚报记者前往长沙探班,独家专访了被张学友、梁朝伟异口同声称赞为“完美”的杜德伟,听他讲述自己对节目的所思所感、对舞台的热爱执着、对亲情的依赖眷恋和对世事的从容态度。

  《羊城晚报》版面报道

  小小的心愿,希望年轻观众记住我

  内地观众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见到杜德伟了。“请给我多点特写”,因此,初入组的杜德伟便向节目组提出了这个小请求。久未露面的他格外期待年轻观众的认可:“这是我突然间蹦出的想法。台下很多年轻的观众可能不认识我或者对我不熟悉,我希望他们可以看清我的样子,也希望他们能够喜欢我,把我记住!”

  羊城晚报:为什么会加盟《披荆斩棘》第二季?

  杜德伟:其实节目第一季已经向我邀约,但那个时候我儿子要报考小学,我觉得应该把时间给家人,留在儿子身边,陪伴他去面试。

  陪伴儿子成长

  今年,小孩读书的事宜都安排好了。第二季开录之前,我把家人都带来内地,大家一起度过了一段非常亲密的时光,就好像全家人送我来“上学”。录制启动后,我开始工作,太太也陪着小孩回香港念书了。所以,今年的时间刚刚好,我不能再错过。

  羊城晚报:上节目之前做了哪些准备,健身或练普通话?

  杜德伟:哈哈,我觉得我的普通话还行,可以沟通,这就足够了。我没有特意准备,因为我习惯保持好的状态:平常坚持运动,该休息就休息,吃健康的东西,也有不断地练歌,跟家人相处能给我很多能量。参加节目之前,我在舞蹈部分下了一些功夫,毕竟有一段时间没机会碰了,还请了老师定期上课。这非常有用,因为节目里唱跳任务很多。

  练舞旧照

  羊城晚报:那么多人一起过集体生活,你会有压力吗?

  杜德伟:只有开心,没有压力。一方面,很多“大湾区哥哥”我都认识很久了;另一方面,我很喜欢交朋友,也没把自己当成一个老前辈,跟年轻人沟通不会有代沟。进组的时候,我的心情非常好,因为我知道我将会认识很多新朋友,也能跟一些老朋友有很多的时间相聚。

  羊城晚报:你带着一把1957年产的格雷奇限量吉他参加节目,一下吸引了很多目光。能分享一下这把吉他背后的故事吗?

  杜德伟:这把吉他我念书时就非常喜欢,梦想着拥有一把,但那个时候没有钱,真是买不起。后来我出道工作赚钱了,1990年我第一次去伦敦,在一条满是乐器行的街道上溜达,在其中一家店里看到了,进去谈了一下价钱,老板打了一个折,我咬咬牙就把它买下来。然后我把它带回香港,常常拿出来把玩,它已经陪了我30多年。

  拎心爱吉他入组

  羊城晚报:现在节目播出好几集了,你觉得自己有没有达到“被年轻观众记住”的小目标?

  杜德伟:我一直在努力完成节目里的任务,这些任务真的非常难,所以我没有太留心外界的反应了。但我遇见的路人和粉丝,的确对我热情了很多,这让我很开心,这样就足够了。

  解锁新技能,珍惜每一分每一秒

  “坦诚交往”“开心玩耍”“帅气演出”,进组之前,杜德伟认真地给自己定下了“披荆斩棘之旅”的三个宗旨。在他眼中,坦诚交往,才能够交到真正的朋友;节目里有很多真人秀的部分和好玩的游戏,玩的时候一定要放得开,这样才有趣。而“帅气演出”则要求他在练习时全力以赴,“要练到挥洒自如,才能够在舞台上拥有十足的帅气”。

羊城晚报:目前,你对自己的哪个舞台表现最满意?

  杜德伟:我不想说满意不满意。我们真心真意地面对每一个舞台。每次彩排时,我都觉得非常好玩、非常新鲜,能跟很多刚认识的、不同年龄层和不同领域的伙伴合作,是一个很特别的经历。表演过后,我还会因为担心没有机会再跟他们合作而有点失落。所以,每一分每一秒我都非常珍惜,我对每一个表演都付出了很深的感情。

  羊城晚报:大家各有所长,唱跳圈、摇滚圈、演员圈、器乐圈……你跟哪个圈最合得来?

  杜德伟:哈哈,现在都没有区别了!因为唱跳组也要玩乐器,说唱歌手也要跳舞……在《披荆斩棘》里面,不管你哪里厉害哪里弱,你都必须面对每一个挑战——不只是把你最厉害的招数拿出来,完全不会的部分你也要去学习,然后去表演,不能害羞!我们现在个个都被训练得很厉害,每一个人都好像什么都会!

  与哥哥们打成一片

  羊城晚报:你解锁了哪些新技能?

  杜德伟:有两项是我从来没有做过的,一个是说唱,另一个是低音提琴。虽然我是玩吉他的,但低音提琴我没接触过,它不是拉的,而是用手弹的,我弹到手指都起泡,甚至流血。我一直在练习,一定要达到一个可以在舞台上演出的水准!

  羊城晚报:你来之前知道自己是年龄最大的一位吗?会不会有一点包袱?

  杜德伟:这样不行。不能把自己的年龄放在前面,这样交不到朋友。我很害怕别人把我看得很大,所以进组后,我就把内心里的青少年拿出来。当然练习的时候真的蛮辛苦,因为我不是三十几岁了,但我始终保持大家平起平坐的心态。

  羊城晚报:仁科每次见到你都要感叹“他跟我爸爸同样的年纪,但是他头脑清晰、手脚灵活”。你听了作何感想?

  杜德伟:哈哈哈,现在不会了!他认识我以后把我当兄弟,有时候还把我当弟弟一样照顾。

  60岁状态依然在线

  羊城晚报:有没有保养秘诀可以透露一下?

  杜德伟:真的没有!可能我的成长背景让我的心态很年轻。我从小就是家里最小的,入行后也得到很多人的疼爱和照顾。结婚以后,尽管我太太比我小24岁,她也非常细心和贴心地照顾我,包括我的岳父岳母,其实我的年龄跟他们差不多,但他们还是把我当小孩。

  我哥哥是健身教练,在我年纪很小的时候就教我吃营养的东西,注意作息,让我有一个健康的理念。多年来,我不抽烟不喝酒,多喝水,日积月累,整个人看起来就会比较有朝气、比较年轻。

  羊城晚报:大家都照顾你,你也心安理得地去依赖大家,你似乎是一个安全感很强的人?

  杜德伟:当然,我也遇过一些不诚恳、虚伪或者想伺机从我身上得到一些什么的人,但我还是没有放弃对人的纯真,很容易相信别人,但我太太会帮我把把关。

  与太太伉俪情深

  羊城晚报:你在节目里每逢纠结的时候,就要打电话向太太汇报一下,这蛮可爱的。

  杜德伟:也不是“汇报”,而是寻求建议。我太太跟我的想法很接近。每当我有疑惑时,她通常都能够给我一个很客观的意见,而且一定会是我非常认同、也能够施行的一个意见。

  变身可爱表情包

  羊城晚报:这也太幸福了吧!

  杜德伟:的确是有一点!哈哈。

  成长不怕慢,亲情最容易触动我

  杜德伟的音乐审美离不开家庭的影响——父亲曾是乐队领班兼鼓手,母亲张露年仅13岁便凭借一首《你真美丽》红遍大上海,移居香港后,一曲《给我一个吻》更成为留名华语音乐史的经典之作。父母不仅给了杜德伟良好的音乐天分,更给了杜德伟一个温馨的家。父母亲去世后,“亲情”成为最能激发杜德伟内心情感的触动点。

  原生家庭幸福和睦

  羊城晚报:过了知天命的年纪才结婚生子,你的人生节奏比大多数人都要慢,为何可以这么从容?

  杜德伟:我觉得很多事情都计划不来。我很年轻的时候也想过自己35岁左右结婚,40岁之前生小孩。中间谈恋爱失败了,后来觉得一个人过也不错,就空窗了好久。

  爸爸妈妈去世之后,我觉得自己真的需要有一个家庭了。那个时候我已经过了40岁。48岁时我认识了我的太太,50岁就结婚了。结婚以后,我们两人世界过得非常开心,到处旅行,婚后差不多5年才生了小孩。在没有计划的情况之下,一些目标就达成了。我觉得,到现阶段,我的人生是非常圆满的,可以说是完美。

  杜德伟与母亲散步旧照

  羊城晚报:没有什么遗憾吗?

  杜德伟:爸爸妈妈在我结婚前就去世了,这是一个遗憾。现在,我把孝顺爸妈的心完全转移给我的岳父岳母。我原本的家庭是一家四口,现在除了我哥哥,我还多了四个妹妹,一个弟弟,还有岳父岳母、妻子儿子,我觉得我很幸运、很幸福。

  羊城晚报:男人至死是少年,“养妻活儿”这件事情有让你真正成熟吗?

  杜德伟:我觉得是爸爸妈妈的去世让我真正从男孩变成男人。没有他们让我依靠和诉苦,我必须要再有一个家,才有人跟我去聊一些掏心掏肺的内容。这意味着我必须要成为一个丈夫和一个爸爸。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觉得必须要靠自己了,要去当一个真正的男人。

  羊城晚报:听温兆伦演唱《一生何求》,你在台下眼泛泪光。你预计会在节目里哭几次?

  杜德伟:不会哭得比别人多,也不会哭得比别人少,哈哈。到了现在这个年纪,有了很多人生历练,我变坚强了,但我没有变得麻木,我的情感依旧很容易被触动到。

  爱子情深

  羊城晚报:你是个感性的人吗?

  杜德伟:其实我不容易哭,但这次和大家相处,总会被一些兄弟情、师徒情打动,很容易就哭,因为这些都会让我突然间有一种亲情的感觉。一碰到亲情,我就会很感性,这是我的软肋。

  感恩谈未来,照顾家庭仍是第一位

  1985年参加第四届“华人新秀歌唱大赛”获得金奖并出道,杜德伟随后开启了自己“兼收西方音乐风格,又保留华语音乐特色”的音乐历程,《影子舞》《信自己》《钟爱一生》《拯救地球》《情人》《无心伤害》等金曲传唱一时。2004年,已迈过不惑之年的他又因电视剧《第8号当铺》中的韩诺一角和主题曲《黑色契约》,再次红遍华人世界。

  谈及自己闪光的履历,杜德伟将其归结为香港演艺圈黄金时代的红利,同时也强调了“从内心出发”的重要性。关于未来,他表示“照顾家庭仍然是第一位”。

  重现《第八号当铺》场景

  羊城晚报:你特意在《红云袍》舞台中复刻了《第八号当铺》中韩诺的角色,很多内地观众也很喜欢这部剧,这个角色对你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杜德伟:韩诺是一个不用怎么演又很帅的角色,因为在故事设定中他没有感情。但整个故事内容又非常有趣,很容易让每一个人把自己代入进去,因为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会有一点贪心或执念。

  韩诺是我作为演员的代表性角色,很多演员可能做了很久,都没能遇到一个这样的角色,这一点我很幸运。

  羊城晚报:当初是怎么说服导演用你的?

  杜德伟:我没有说服导演,是陈俊良导演来找我的。导演说他想要找一个“活了200岁,但还是有赤子之心”的人,他觉得那个时候的我虽然已经40岁,但看起来很年轻,演韩诺比较有说服力。

  复刻“韩诺”一角

  羊城晚报:又唱又跳又演,早一辈的香港艺人大多多栖发展,而且演艺生涯都很长,你们有什么秘诀吗?

  杜德伟:我出道那段时间香港演艺圈非常繁荣,每年都有很多电影、专辑面世,而且尽管是一个只有几百万人的小市场,但很多专辑都能卖个满堂红,电影也很多人看。圈里每一行都能赚到钱,大家自然会拍更多的好作品回馈观众。我们做艺人的,也获得了很多工作机会和发展空间,积攒了很多作品。我觉得是良性的互动造就了多赢的局面。

  现在的情况不一样,虽然市场非常大,但竞争也很大。作品非常多,但可能一个星期一首新歌就销声匿迹了。这确实很难,我如果是现在才出道,可能也不会有这些成就。

  1985年,拿冠军出道

  羊城晚报:如果杜德伟是这个时代出道,他该怎么样搏出一片天呢?

  杜德伟:我这个人傻乎乎的,有时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然后靠一腔热情认识了很多同类,大家齐心协力去创作一些东西。这些心意会发酵,大家会感受到作品里的真心,会被感动、会喜欢。

  我觉得,对于新人来说,做事必须保持真心真意,其他就交给命运,就是这么简单。如果是为了名利进入这个行业,就算运气好能出位,可能演艺生命也不会太久。

  羊城晚报:“真心真意,然后交给命运”,这很符合郑钧对你评价。他说你是“一个极其松弛的人,像水一样,活得放松又有大智慧”。你的松弛感是怎么修炼的?

  杜德伟:啊?郑钧老师这样说我吗?这分明也是我对他的看法!我有幸曾跟他结盟,我觉得对他来说,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因为他的思考力太强了。其实,多年前我们见过面,但没有深交。现在在命运的安排之下,有机会一起合作,我觉得非常难忘,有种“同类相惜”的感觉,而且他们的舞台《忽然之间》《白鸽》都是我最喜欢的。

  为郑钧一展厨艺

  羊城晚报:录制到现在,最深的感触是什么?

  杜德伟:每天都过得很快乐很难忘。我们现在已经录到第五次公演了,有一天跟导演组开完会后,我跟麦克走出来,在楼上往一楼看,那里空荡荡的。突然很多画面在我眼前跑出来:大家在下面聊天吃饭、开玩笑,有人打篮球、有人玩滑板……那一刻,我知道大家很快就要跟这里告别了,突然好舍不得,开始有些离别的伤感。

  羊城晚报:节目结束之后,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杜德伟:想回香港看我儿子,我已经两个多月没看到他了。

  期望儿子长大成材

  羊城晚报:未来你会多点出来工作,还是继续以家庭为主?

  杜德伟:对我来说,现阶段家庭是第一位,然后才是工作。这不代表我不爱我的粉丝,我也非常爱他们,他们非常支持我,对我不离不弃,写很多信给我。我相信他们也会支持我以家庭为重,大家都是爱屋及乌的。

  羊城晚报:已经拥有了自己认可的完满人生,如今,你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杜德伟: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我儿子能够乖乖听话、长大成为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好青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