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轮维权的第二天……算是有点儿等待的第二天吧……

147小编 2022-11-26

2022年阴历五月初二。

阳历2022年五月三十一日。

星期二。

多云。

发完昨天维权文章02:49……晚锻炼刷牙洗脸都没弄的人简单收拾了一下……睡觉的时候已经是凌晨的03:08。

07:57、第二次醒来的人决定干枯去弄早餐,然后维权……

刷牙洗脸做吃好早饭、知道今天又是要因为维权而维持不了残疾人简单日常的人提前准备好午饭和晚饭食材食材……全部弄好9:15……

7:57到9:15、我一直在从昨天的维权内容里面分析我昨天文章对木易的怀疑……即“因为当我强制的让回家的木易听我的录音的时候,木易是知道我留了足够充分的证据的……就是帮在ICU昏迷不醒的我签伤势轻微的简易程序认定书的木易、就是救了我但对住院的我沉默的木易、就是‘在不关心我维权的前提下、对2022年5月17日到2022年5月21日经历过五天艰难维权的我说出即我这么维权是我自私、我车祸不被受理的原因只是因为我证据不足……我说的我就是别人口中的哲学家的身份是我脑子有病、在我还在ICU昏迷不醒生死未卜的时候他帮我签的帮助肇事者逃避刑事责任的那个伤势轻微的简易程序认定书是法律对我的保护、在他签这个‘帮助肇事者逃避刑事责任的伤势轻微的简易程序认定书’的前提下保险公司开通的绿色救助通道是对我的保护……再次警告了我这么在文章中直接猜测贾yueping及在明州医院六楼病房内遇到的所有人及所有拒绝我的部门是犯法的、并替贾yeuping等人提醒了我是后来住到那个病房的……又说我要是证据足、我可以直接去法院起诉了……最后说截止到2022的5月21日、在右腿功能只留下走路功能穿鞋穿袜子穿衣服功能都没留下的前提下、在左胳膊功能穿衣服都不能单独完成的前提下、在头部记忆及记的能力全部夺去之后引发的一系列的混乱的前提下、在头部经常头痛头晕的前提下、在头部连说话的声音手机键盘的声音都不能接受的前提下、在嗅觉没有味觉很差的前提下、在盆骨骨折导致的不能生育的前提下、给我的两个十级和八级就是对我的补偿……‘的木易”……(我是真的不想把“和我共甘共苦、白手起家、十一年为我撑起一切的他、和我一起慢慢成长的他、我今天的呈现内容有他功不可没功劳的他、把我从车祸死亡边缘救回来的他”放入对立面……其实、我也觉得很对不起……不管他替当时昏迷不醒生死未卜的我做了什么决定、那都是因我的事情引起的……换句话说“他也是被我的车祸连累的人”……)

思索完之后,我觉得是我误会木易了,这些“懂得怎么用法民众怎么维权的人”怎么会想不到我有留关于他们的录音呢?估计“他们唱空城计和带着假象的法治”的原因,只是因为昨天即2022年5月30日16:37在鄞州事故大队81981057那里知道的“他们的领导最近都去开会了”……

所以、我要郑重的给木易道歉……

其实、昨天20:39写文章期间我和木易说的:不管你替昏迷不醒生死未卜的我做了什么决定,我都觉得对不起你……毕竟那是因为我把你牵扯进去了……

你不能阻挡住强权我可以理解……我维权路上也不能改变他们什么……

真的很对不起!

把你牵扯进我的危险中来……

其实2022年5月24日17:01我还和木易说了:每叙述一遍车祸,我都不想把救我的你列入和我对立的内容……

我知道你扛着多大的压力多大的沉重多大的负担……

我知道你有多难……

我看到了你的白发、你的辛苦操劳……

我懂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艰难、我懂你这么多年照顾我的艰难……

2022年5月24日23:12、我还和木易说了:我一直在说:这十多年是你支撑着我和我的家……是你让我们变得越来越好……我今天呈现出来的内容有你的一半……我没有否定你的付出……

……

最后、再对木易说一句:对不起!谢谢你!

木易回:不用说什么对不起,自始至终我的想法就是让你变好,变的更好。没有人胁迫我,我也没有危险,也不存在你把我牵扯进危险来这个问题。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我们都需要更客观冷静的面对问题……

……

以上给木易说的话,也是我想对每一个因我的事情而情感牵动的人想说的乎:对不起!谢谢你!

“因我个人产生的危险就让我一个人承担,任何多余的伤害都不要有”……就这么简单……我理解你们的心情……我也尊重你们的选择!只要你们能换来平静、那就保持距离吧……

——————————

昨天文章说:因我们人类而出现的所有内容应是来帮我们诠释“带着思维、情感、情绪、精神力量、灵魂”的生活的,应是来帮我们诠释“带着思维、情感、情绪、精神力量、灵魂”的生命的,应是来帮我们诠释“带着思维、情感、情绪、精神力量、灵魂”的人生的……这才能体现出物对生活的服务、物对生命的服务、物对人生的服务……所以、没有什么价格之分,只有“思维、情感、情绪、精神力量、灵魂”的不一样……但、用爱构建的“思维、情感、情绪、精神力量、灵魂”不管有着怎么样的不一样,那都是让人感恩感谢珍惜感动幸福快乐的不一样……

……

写完以上内容9:38、开始在他们上班的时间维权……

为了试探我联系过的每个公共部门在这期间的态度和行为,我决定逐一的继续打电话……

继2022年5月20日10:50之后、继2022年5月20日16:25之后、继2022年5月23日14:41、14:48之后,2022年5月31日9:59、再次连接交警局81981000、通话到10:39、直接给正在说话的我挂断了……我先说了“我发生了一起车祸”,也说了“之前联系过”……要拒绝我的对方直接说“你发生事故应该打110才对呀”……我也直接说了“110我打过了呀”……对方问“你这个是后续处理、还是什么东西呀?”……我说了“我在ICU昏迷不醒的时候、鄞州交警大队给了我一个‘伤势轻微的简易程序认定书’呐……之后我让鄞州交警大队重新启动调查,鄞州交警大队不给我启动调查”……对方试探性的问我“那你现在是想怎么处理呀?”……我说“我之前联系过咱们几次”……对方打断我的话说“鄞州交警大队他已经给你定完责处理完了吗?”……我说“没,鄞州交警大队他只是定责了,什么处理都没处理……但是鄞州交警大队定的那个责是‘我在ICU昏迷不醒生死未卜的时候给了我一个伤势轻微的简易程序认定书‘,你觉得靠谱吗?”……拒绝回答我话的对方说“你那个东西要问我们事故处的呀……我们这边不清楚……我们这边总机了”……第二轮维权已经被拒绝了45次的我说:“关键是我已经联系鄞州交警那边已经30多次了,鄞州交警那边已经给过我30多个拒绝了,我没有办法才联系咱们交警局的”……袒护鄞州交警的对方说“那边事故处也是我们交警的呀”……联系过“事故组事故处鄞州事故大队”的我问“事故处?你说的哪个事故处呀?”……对方说“事故大队呀、你不是打过”……我努力说回忆说“你说的如果是81981273(交警局在2022年5月20日给的事故处电话)、我打过;你说的如果是鄞州事故中心(就是和鄞州交警大队大队长任警官一起的事故组)、我也打过;如果你说的是鄞州事故大队(就是2022年4月21日交通警察局信访局给的鄞州事故大队)……”……打断我的话并拒绝我的对方说“那要以他们为准的呀,我们这边不太清楚情况的了”……被拒绝过很多次的我说“关键是我联系了都没有用呀……怎么办呀?”……继续拒绝我的对方说“你是要找业务部门处理是,我们这边只是个电话了”……被拒绝过很多次的我说“那我联系了都没有用呀……你告诉我一个解决办法,毕竟他们都是咱们交警局下面的”……坚持拒绝我的对方说“我们这边只是总机”……不放弃的我说“你不管是什么机吧,那总是为老百姓解决事情的?”……叹了一口气的对方说了句“你稍等一下”然后两分钟左右回来,继续拒绝我的对方说“你要不打我们接待处的投诉电话吧?87856031(2022年5月19日87856000给的交警纪委的电话、2022年5月20日交警局给过的交警纪委电话,也是2022年5月19日15:11我联系过的交警纪委的电话)、让他们纪委那边去协查去”……“2022年5月19日已经联系过但2022年5月31日至今没得到任何答复”的我询问对方说“你说的是纪委吗?”……对方说“对、你直接找他们去投诉就可以了,让他们去处理吧”……联系过纪委的我问“我联系过他们了”……强势拒绝我的对方说“你只能让他们那边去处理,我这边是总机、我没有办法帮你、我只能帮你移交了”……我提示对方说“关键是你们都帮我移交过了,那鄞州交警大队那边都不管我的事儿的”……要袒护交警的对方说“那他那边应该是已经给你处理好了呀?”……在ICU昏迷不醒生死未卜的我说“我都和你说了,我在ICU昏迷不醒生死未卜的时候”……坚持袒护交警的对方说“你在ICU昏迷不醒的时候、你的家人不是已经帮你签了字了吗?”……有些愤怒的我说“关键是鄞州交警大队给了我一个伤势轻微的简易程序处理书呐”……坚持拒绝我的对方说“那你的事情、具体的我们也不知道呀”……我说“我现在不是在和你们讲我的事情吗?”……坚持保护交警的对方说“你给我们讲了、但我们也没有看到这个东西……什么情况我们这边的都不知道,仅仅是你说了而已”……我说“那你们要调查呀,是不了?”……继续拒绝我的对方说“那你找他们相关部门去调查呀,你要联系他们相关部门那边呀”……维权路上没有被任何人看到的我说“我联系谁呀?”……继续拒绝我的对方说“给你的纪委那个,你让他们去介入、你让他们去调查嘛,你把卷子给他们就可以了呀”……被拒绝过无数次的我说“如果有人管我的事儿,我也不用再这么麻烦了。我是2020年8月27日发生的车祸”……对方很凶很厌恶的态度说“我知道的、以前你就打过来过”……我说“是(打过)呐”……继续愤怒的对方说“你直接找纪委去投诉他们好了呐,让他们自己去查去嘛”……第二轮维权结束已经接到了45个拒绝的我说“公安说‘你们这里是所有的交警事情都管的’,然后我打电话过来了之后你们又让我去找下面”……要拒绝我的对方继续说“我们这边只是总机”……我再次解释说“如果说我找了他们有用的话,我会找咱们这边吗?”……对方说“那你找我们这边之后,我们也仅仅是帮你给他们业务部门那边呀”……我问“你们就没有更高一点儿的部门来管这个事情的吗?”……坚持拒绝我的对方说“那你打市长热线嘛”……从2022年1月11日维权开始就按照12345的建议来进行维权但至今都内被法律保护的我说“我在12345那里打了,也投诉了……结果那个鄞州交警支队要么是不理我、要么是压着我的事情呐”……坚决拒绝我的对方说“那我们没有办法了,你找更高一级部门的话、你只能找市政府那边了”……我说“那你市政府电话给我一个……”……要拒绝我的对方敷衍我说“12345”……深深叹了一口气的我说“我给你说了、我在他们12345那边投诉了”……对方说“你直接问他们那边信访办什么的、能不能帮你处理这个事情”……我继续问“咱们交警局这边没有管他们的部门了吗?”……不耐烦的对方说“我都给你说过了‘你可以联系事故大队’、但事故大队的结论已经给你了……而我这边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个事情……我怎么给你呀?”……我说“我已经简单的给你说了事故大队的结论了、你觉得靠谱吗?”……对方很愤怒的说“你简单给我说也没有用呀……具体的事情我都不知道,我都没有介入过你的事情、我前因后果都不知道,怎么给你个口头的答复呢?”……我说“我也没有说让你给我一个什么答复”……再次拒绝我的对方说“你找我们业务部门好吧?”……我重复我的话说“我只是让咱们重新给我启动刑事案件调查”……对方愤怒的说“你找业务部门、他们会处理的”……案件至今没有人受理的我说“我找了他们没有用”……对方驳斥我的话说“你都没有找你怎么知道会没有用呢?”……不容我说话并认为是我错误的对方继续说“他们当时应该给你了答复才对呀?”……第二轮维权结束得到了45个拒绝的我说“我已经从交警业务部门得到了快40个拒绝了”……把错误归给我的对方说“他们为什么要拒绝你呀?”……没有理会对方的我继续说“他们就是要压着我的事情”……把错误归给我的对方继续说“他们为什么要压着你的事情呀?他们那边没有权力压着你的?如果你的事情是对的话”……我直接说了“权钱交易呀”……坚决拒绝我的对方说“你要是实在不满意的话,你打市长热线再投诉一下吧”……我提起来我怀疑的造成我车祸的原因“你如果知道我之前给你们打过电话,你应该知道我写文章的,我写文章曝光了”……不允许我说话的对方说“你写文章跟这个车祸事情有关系吗?”……想要把话说完的我说“你不是要听前因后果吗?你听我讲完呐……”……我一个人自言自语着“你们连让人说话都不说的,一会儿说不给你们讲了、一会儿说不让说话了……那你们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你们当然什么都没事儿了”……我继续一个人自说自话“这么严重的事情就没有一个人给我处理吗?”……回到电话面前的对方说“你说的‘这么严重的事情’,我们这边都不知道什么情况……你就联系我们的业务部门让他们去调查去……”继续否定我说对方继续说“你说的这个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不后退的我说“就算是我的一面之词,你们怎么不去调查呢?”……对方继续说着“你和我们讲是没有用的”……然后为了挂断我电话的对方就说了“你那边说话声音能不能再清楚一些呀?”……没有察觉到对方要挂电话的我继续说“你们好歹有人来负责我的事情吧、你们让我找……”……对方继续忽略我的话说“你那边声音断断续续的,我听不太清楚”……为了不影响通过质量、信任对方的我看了一下手机再次调整了与手机的距离,我问“现在呢?”……对方回复我说“没有声音……你那边说什么?”……我质疑对方说“不可能没有声音的……”(然后我话还没说完就挂掉了……然后我才意识到他们要故意挂我电话)……2022年5月31日10:10、我再次拨打过去电话,接电话的依然是刚刚那个人,我先说了“你好,现在听得到吧?”……对方回“现在听得到、你说”……看来我的电话是没有问题,然后我直接质问对方“你刚才是故意挂我电话吗?”……拒不承认的对方说“我没有挂你电话,是真的听不到”……我说“为什么我能听到你的声音?”……拒不承认的对方说“我听不到你那边的呀”……继续表演的对方说“你声音小……要不你换一个地方吧?……你那边声音还是断断续续的……”……(请留意,10:10之前通话的十分钟,她只是在最后才说我信号有问题,10:10到10:39的29分钟通话中,她也就在刚接我电话的时候说了我信号问题,所以、可以确定“她是为了配合自己挂我电话的行为”而开启的演戏……)……不接受的我说“你是怀疑宁波市的网络信号了?”……不给我答案的对方逃避说“你要是给我纠结这个话题的话,你还不如找那个切切实实能帮到你的部门”……想要勉强插话的我说“关键是我找了呀,有人处理我的事情吗?如果有我就不找你们了”……什么都不愿了解的对方直接袒护着交警并拒绝着我说“不可能的呀?”……很火大的我说“给你们说了,你们也没人相信,你们怎么不去调查呢?”……继续拒绝我的对方说“我们这边只是总机,如果你找更高一级部门的话、你只能打市长热线那边,向他们那边投诉”……“维权过程中,在第二轮维权结束时、已经接收的45个拒绝中有一半告诉我说‘找交警’的前提下”我坚持说“你们好歹给我一个你们这边能处理的吧?”……(电话里传来对方去求救的声音)……为了让我挂电话的对方说“那我们这边最高部门的纪委都已经给你了,如果他那边还解决不了的话,你只能打市长热线了呀”……我再次重复我的话说“我投诉过了呀,关键是你们交警还是压着我的事情不放呐,那还是你们交警的问题呀”……为了让我挂电话的对方说“你向他们那边去投诉,让他们来调查这件事情呀”……我说“所有的我都联系了呀……最终压着我事情的还是你们交警呐”……为了保护交警部门直接拒绝我的对方说“那不可能的,不可能一手遮天”……不接受的我说“你说不可能之前、先调查一下、好吧?你拿出证据来说话……我是有证据的”……一边说没有权限去调查一边说“我说的不可能”的对方说“我没有权限去调查”……我直接反问“那你说你为什么要把我反馈给你的意见说不可能呢?……为什么呢?”……为了袒护交警的对方说“我之前已经帮你反馈过了,调查权是以业务部门为准”……继续把事情踢到12345的对方说“那你去打市长热线投诉我们交警呀?”……我再次解释说“我说过了呀……我投诉了呀、你们交警还是压着我的事情”……对方说“那你去跟市长热线说呀、让他们去监督呀……”……对方把事情又踢给我说“你都说了,你自己写文章的,应该有很多的渠道去反应这个事情才对呀”……我质问:“然后呢?你们交警局压着我的事情,我能怎么办呢?”……一边说什么都不了解一边要保护交警局的对方说“交警局不可能压着你的事情的,每天出警那么紧张,不可能说压着你的这个事情……他业务部门那边能处理老早就帮你处理好了”……只有我自己知道整个维权过程的我说“那你们交警局压着我的事情,我在反应有什么用呢?”……坚决把我往外推的对方说“你找公安部门也可以的”……我说“我打了呀,公安说找你们交警呐”……再次把事情踢到信访办的对方说“对呀……你可以去信访办那边呀”……2022年4月21日2022年5月24日联系过两次信访办的我说“信访办也说找你们交警”……坚持把我拒之门外的对方说“那你让信访办去监督呀,让他们公安的来查交警呀”……体会过无为不为乱为推卸推脱推诿扯皮踢皮球的我说:“按你说的、那我们老百姓能做的就是东找这个西找这个,你们让我们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了……然后就搞的从2020年8月27日发生的车祸到现在2022年5月31日都没人负责处理……你们这叫做专业吗?你们这叫做为人民服务吗?你们这叫做为民解决问题吗?”……(总通话到15分钟的时候,对方又去求救了)……30秒左右、对方拿起电话,说“我建议你还是找信访部门,让他们那边来监督交警,这样处理的话会更快一些”……联系过两次的我说“我联系了、没有用”……坚决把我拒之门外的对方说“那你再联系……如果你信访部门不催的话,单单催我们是没用的……我们这边已经给过答复了”……我说“既然你也让我找信访部门,那你也就接受我说的话了”……为了撇清关系的对方说“我这边只是个总机,我怎么认可你呀?”……坚持着交警的事情交警来解决的我说“那你给我一个你们最高部门的电话吧”……再次把事情踢到110的对方说“就只有110呀,他是我们的上级”……我再次提醒说“2022年2月20日我联系过了呀……关键还是你们交警压着我的事情呐”……继续拒绝我的对方说“既然我们交警压着你的事情,你应该去找公安,让公安去调查”……维权期间是交警公安一起联系的我说“公安也说找你们交警,人民检察院都说了找你们交警、纪委都说了找你们交警呐……所有部门都说找你们交警呐”……不信我的话的对方说“公安都有纪委的,它怎么和你说让你再来找交警呢?它那边会自己介入会自己调查的呀,会自己得出结果的呀”……我说:“关键是我联系过了,所有部门都说找你们交警呐”……坚决拒绝我的对方说“那你应该找相关的行政单位去的”……我再次转述所有维权部门给予我的答案“这件事情先要你们交警启动调查,然后再移交给公安的”……继续拒绝我的对方说“按照你现在的话‘就是我们交警处置不公平,没有把你的案件处理好’,是呗?……(未能我回答对方说)那你应该打市长热线投诉交警,让上面的人下来打这个电话,让市长热线那边的人来投诉,那不是处理更好一些吗?……是吧?毕竟他们那边是上级,如果我们这边做的不好的、我们也是会改进的……”(好像所有部门都听我一个老百姓指挥一样的)……我坚持着我的坚持“你们这边就没有管交警的吗?”……对方继续坚持拒绝“你打市长热线好了,市长那边肯定会管的”……我再次解释说“我打了呀……我维权到现在……”……不让我说话的对方说“你能重复的坚持不懈的打交警电话,那你应该是更适合打市长热线,你去联系他们那边,你看效果会不会更好一些呀?”……我说“那你也不知道我联系他们多少次了呀?”……坚持拒绝我的对方说“那你联系我们这边也很多次了呀,你还不如去联系我们的上面一级,让他们去监督我们?这样也名正言顺一些”……不接受她的话的我说“我从维权开始……”想要快速结束通话打断我的话的对方说“我知道你维权艰难,可是你这个东西的话我们是不清楚的,你只能让上面那边督查我们”……没法说话的我说“你好歹给个说话的机会”……对方不客气的说“我听你讲完也没有用呀,那事情我又不知道是吧,我只是给你一个建议的途径而已”……我说“关键是你说的建议是要根据我实际情况来建议呀,你不根据我实际情况来建议、你这个建议有用吧?”……从头到尾坚持拒绝我的对方说“投诉交警、你肯定是要往上一级投诉,是吧?……交警投诉交警有什么用呢?只能往公安去投诉或者市长热线那边去投诉”……因车祸因车祸维权接收到了那么多踢皮球的我说“你这纯属是踢皮球”……要维护自己的对方说“我这边只是个总机,我怎么踢皮球了?”……不接受的我说“你这纯属是要挂我电话,你这纯属是找借口”……不承认的对方说“我要是挂你电话,老早挂掉了”……对方无奈的说“你继续……”……将近20分钟的通过之后,终于拿到话语权的我说“从维权开始,就是市政府12345给我的建议……可是、不管12345怎么给我建议,到你们交警这里都推不动,那你让市政府怎么办?”……再次去求救的对方把我的电话放到了一边,此时通话时间19分39秒,换成了一位男士过来解释、并且是把我事情直接认定为交警无责的解释:“你好!可能是这样子的……就是你也打过来很多次电话了,我们对于你的情况也有所了解,然后呐、也是听你说过了,找了很多部门反映,但是你找的都是交警这边的同级部门……——————那么交警对于你这边的事故认定责任划分已经很明确了,目前交警这边没有存在什么疑义……如果交警处理过程中还有疑义的话,你找交警的上一级部门去反应……因为就交警的这个层面已经是没有问题了……而交警的上级部门是‘第一市长热线,第二市公安局’,所以、你让交警的上级部门往下督查,让他们来审核交警处理的是不是有问题?—————那么你打的这个电话是情报指挥中心,情报指挥中心是不负责处理交通事故的,他们可以给你提供相关业务部门的号码或者帮你做移交单,移交给处理这些事情的业务部门,所以、从头到尾我们这个部门对你的事情一不知情、二不处理……所以、你一直在这里说、说破天了也没有用”……要用他的话来反驳他的我说“那你对我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的前提下”……不让我说话的对方说“我们给你做过移交单了,但是我们不是处理交通事故的”……我让对方把我的话讲完“那你对我的事情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你怎么就代替我接受了你们交警对ICU昏迷不醒生死未卜的我开出的伤势轻微的简易程序处理呢?”对方说“我没有听清你说的是什么”……我说“那你还是不知道我的事情……”……对方说“我们这个部门是不知道的呀、因为我们这个部门不是处理交通事故的,对于你这个事情从头到尾都是不知道的”……我反问对方“那你刚才为什么要说……”……不允许我说话的对方为了保护自己而转移话题说“我们只是说你打来这么多电话我们大概知道,我们只能给你一个处理的方向……但是你不认可交警对你这个事情的处理,所以、你要找交警的上级部门,然后让他们对交警处理你这个事情的行为进行督查……所以、“你一直和我们说、说破天了、车轱辘话、来回说”是没有用的”……我说“什么叫做车轱辘话来回说?那不是你们在反复的把我的事情搞的很无效吗?”……不让我说话的对方说“我们只能给你提供建议让你找交警的上级单位,比如市公安局、他们也有纪委,他们的纪委级别比我们交警局的纪委级别还要更高”……想要把话说完的我继续说“关键是你什么都不了解的前提下、为什么说交警”……不让我说话的对方不但抢夺走了话语权还把我的事情直接定义成了伤势轻微的简易程序认定:“我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确了,你如果一直说来说去,那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这边能给你提供的解决问题的方式、能告诉你的、都已经告诉你了……(把解释当保护的对方最后说)……因为我们这个不处理交通事故的,我们对你这个事情的确没有十分的了解”……我坚持质问“那你为什么要代替我接受你们交通部门给予的伤势轻微的简易程序认定书呢”?……对方为了挽救自己的话“可能、你这个事情是有问题……但有问题的话,是找交警的上级部门”……我直接告诉对方“你说的这一番话无非就是要挂我电话”……试图掩盖的对方用圆滑的方式说“我们所有同事捧着这个电话从早上说到下午都对问题没有实质性解决呀、实质解决问题的方式是‘你对交警的处理不满意、你要找交警的上级部门,而上级部门是市公安局‘”……我问:“那你们也说帮我移交了、我也找了你们这么多次了”……不让我说话的对方用诬陷的方式说“所以、把你的事情移交给交警的同级部门,例如交警的事故处交警的纪委,你都不满意也”……我试图解释说“不是我不满意,是你们有任何部门给我答复吗?你先去了解清楚’有任何部门给我答复‘吗?”……对方问“你说哪个部门它没有给你答复?我们移交给鄞州大队……”……昨天刚打了鄞州大队大队长任警官20个电话没人接的我说“你去了解一下鄞州大队有联系过我吗?”……通话25分钟39秒的时候,又换成了第一位接电话的女士“你好,你是说我们交警没有给你答复是吗?”……我说“我联系你们也几次了,你们也帮我办过移交的,关键是有部门给我答复吗?……没有部门联系过我”……第一位接电话的女士说“鄞州那边没有给你回复吗?”……我说“没有,他躲我都来不及”……第一位接电话的女士说“我们已经给鄞州大队确认过了鄞州交警大队有给过你答复的”……我说“你让他把答复的证据拿出来呐?”……对方说“你可以去鄞州大队向他们要呀”……我说“我给你说了你让他们把联系的证据拿出来,而我又给你说了他们没有联系过我”……对方说“那行,我给你做一个移交单、让他们再联系你一下”……我给对方解释说“我2022年5月20日上午第一次联系你们的时候,你们就帮我办了移交单,但我等到2022年5月20日下午,没有人联系过我”……坚持替交警辩解的对方说“鄞州交警大队他们那边给我的答复是鄞州交警大队联系过你和你丈夫”……我说“没有任何人联系过我和我的家人”……对方再次把事情转移出去“你打个110让他们查询这个事情”……我说“我报过了呀,我2022年2月20日就报过了呀”……对方问“你2022年2月20日报的警,我是上个星期2022年5月20日才知道你打过交警局电话,移交单也是最近给你做的,那你现在要答复的话也是我们最近做的那个移交单的答复呀”……我解释说“我报警之前,我一个残疾人已经去过你们交警那里三次了,我是没有办法了市政府12345说你打110”……对方说“那我还是建议你打公安那边的纪委,让他们来督查”……我坚持问“你们就没有交警自己管自己的吗?”……坚持把我踢出去的对方说“交警的答复你已经不满意了是呗?没有必要再走交警这条线路,我建议你还是走公安那条线路”……我直接说了“你还是要把我踢出去呗?”……对方把问题诬陷给我说“那你已经说我们在敷衍了是吧?”……我继续说“你们还是要以推诿推脱推卸扯皮踢皮球的方式把我踢出去呗?”……继续把问题诬陷给我的对方说“那你们已经认为我们在推脱了,我们不管做什么你都认为我们是在推脱了,为什么你不找我们的上级呢?”……我说“关键是我车祸从2020年8月27日发生的、你们做点儿让我信任的事情了吗?”……对方说“2020年8月27日车祸发生的时候我们还不知道这个事情呢”……不接受的我说“你们交警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呀……”……对方解释说“交警这么多人,又不是说我立马就能知道什么事故什么情况的……事故是有专人处理的,我们这边也不是处理事故的地方,我们只能帮你做移交单”……我提醒她说“你们交警部门是第一时间知道我车祸的”……要挂我电话的对方说“你是在浪费公共资源了,我还是建议你打110那边的纪委”……不接受的我说“什么叫我浪费你们公共资源了?但凡你们给我个解决办法我也不想联系你们,好像我有时间精力给你们”……要拒绝我电话的对方说“你找纪委那边,让他们来督查不就行了吗?”……我问:“找哪个纪委呀?”……对方说“公安那个纪委呀……你可以打110询问一下”……截止到第二轮维权接收了45个拒绝的我说“我从2020年8月27日车祸发生到现在,维权路上遇到的就是公安踢交警、交警踢公安,就这么踢吧”……对方说“你直接举报交警不作为就好了”……体会过“在2022年5月23日打了公安纪委11个电话但没人接”的我说:“我打电话也得有人接呀,我现在打你们交警电话都没有人接的”……对方说“我不是在接你电话吗?”……我说“你这边电话是接了,我昨天打你们鄞州交警大队大队长任警官20个电话都没人接”……担心对方不相信,我说“你要不要加我的微信、我把我聊天记录维权内容都发给你呐”……对方说“你还不如打公安那边的纪委”……我再次追问:你们交警这边就没有管你们的吗?”……要把事情踢给我的对方说“你们已经不信任交警了,就没有必要在联系我们交警”……不接受的我说“你搞的又是我的错,是不了?我2020年8月27日出的车祸、你们如果有给我一点点儿法律的保护,也不会弄到2022年5月31日了”……坚持把我踢走的对方说“我个人觉得,你还不如找公安那边的纪委”……我直接说了“公安纪委电话我也打不通的”……对方问“那为什么打不通呢?”……我说“那我怎么知道?”……对方说“你要不换个手机打”……我问“那你让我换个手机的意思是都拒接我的电话了?”……我继续问“为什么公安系统交警都要拒接我一个平民老百姓的电话呀?你们到底在逃避什么呀?你们导读在躲避什么呀?”……坚持把我踢走的对方说“既然你已经说我们在逃避了,那你为什么不找我们上级部门呢?”……我说“你给我一个能联系得到你们上级部门的电话”……对方说“我这边都是交警的,没有上级部门的电话的,你只能打110向他们那边要”……我再次说“110我打过了呀,关键是你们交警还是压着我的事情呐”……对方说“你找我们交警上级,我们交警怎么压”……我说“你们交警纪委都不理我的事情的……我给你们打电话之前找交警纪委了呐、如果他理我的事情,我还会再联系你们吗?”……对方问“你找的是公安纪委还是交警纪委?”……我说“交警纪委”……对方说“你要向110找督查我们的公安的纪委”………我陈述着我2022年2月20日的报警经历说“110让我找12389、在我给12389寄好报案材料之后12389说让找你们交警……都说找你们交警”……对方重复着自己在电话接通时说过的重复话“你打12345市长热线,或者你找我们上级部门,不然的话你这个走来走去都是在走老路子了,这个都已经是死循环了”……(对方也知道我这个是走不出去的死循环了,我就想问、为什么我按照12345、12348、交警、110、12389、市公安局的维权建议来维权会进入死循环呢?)……我说了“我也不想死循环呐”……对方说“我们也想你早点解决事情,但你打我们电话是根本没有用处的……你还不如找我们上级部门,让他们监督我们来处理这个事情”……不想再接受“无为不为乱为推诿推脱推卸扯皮踢皮球”的我说“麻烦你们说一些话的事情想一下‘我这个人是车祸没有给我活下来的人’、‘车祸的残疾也没有给我活下来的人’……你们在和一个不能活下来的人说话”……为了摆脱责任的对方说“你那个事情我们是真的不清楚”……我说“那你们可以先去了解清楚嘛”……对方又把问题诬陷给我说“你先把自己的心态放平一些好吧”……不接受的我说“什么叫做心态放平呀?我给你们好好说话的、你们没有人管我的事情呐……”……我连续质问“我今天打来第一个电话有跟你怎么样吗?……我是好好跟你说话的吧?……关键是你们给了我什么答复才让我变成这样子的呢?”……听了我残疾现状不存在任何感情的对方坚持拒绝说“既然我们已经给不了你答复了,为什么你们不找公安那边向他们要一个答复呢?”……我问“如果你们这些部门不能为民解决问题,你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国家要你们干嘛?人民要你们干嘛?”……对方坚持把问题推给我说“既然你说了交警处理不了你的事情,你应该找交警的上级部门”……我说“这不是你交警处理不了我的问题,这叫做交警在颠倒黑白、交警在大事化小 小事化无,知道吧?”……坚持拒绝的对方说“那你就上级部门去查去”……我再次坚持说“那你给我一个能查你们交警的电话”……不愿承担任何责任的对方坚持说“打110找公安去要呀”?……我说“你不要所有人知道的电话告诉我、所有人知道的我都打过了”……对方说“我也只知道110”……我说“那你给我一个最高交警局的领导电话呐”……坚持把我踢走的对方说“我们就是一个总机,哪有那么高的级别……你只能问110那边,他那里有的话就会给你呀”……我问“你们内部怎么会没有联系方式呢?”……对方说“我们就是一个对外的总机,怎么可能会有内部的联系方式呢?”……我说“你们内部不需要联系的吗?”……对方说“我们只是一个部门的总机电话而已,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上级的电话,你只能找110那边要呀……”……我说“你作为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你要是这么说的话,你就是在怀疑国家了?你就是在怀疑国家的框架结构了?你就是在怀疑国家框架结构里面的内容了?你就是在怀疑国家框架结构里面的条规了?”……(通话36分38秒的时候、和同事去聊天的对方回答着自己有8个电话未接到,想要挂我的电话也挂不掉)……通话36分54秒的时候、回来的对方用坚持把我踢走的话说“我还是建议你打公安那边的110”……我再次叙述说“我2022年2月20日就打过来了、没用呀”……通话37分12秒的时候向同事求助的对方问“我能自己挂掉吗?”……37分20秒、回来的对方用诬陷我的内容说“你这样子的话就是说也说不通,你压根就没有在听我们这边的建议,你只是陷入进自己的想法里面了……”……我质问她“是我没有听你讲?还是你没有听我讲?你们但凡有听我讲,也不会把我事情从2020年8月27日扯到2022年5月31日”……通话37分钟46秒的时候、和同事聊天回来的对方说“那你这么耗着也没有意思是呗?你还不如打110那边找公安纪委”……不接受的我坚持说“那你给我一个解决的办法”……对方很愤怒的说“我怎么给你个解决办法?我只是一个总机……我说“如果给不了民众解决办法、要你们干嘛了?”……对方坚持说“我已经给你了找110纪委了、你还要我怎么给你解决方法呢?”……我说“我都给你说过了,我2022年2月20日就联系过110了”……对方说“你不要再重复那些东西了”……不做退让的我说“那你也不要再重复你的话了、好吧?”……我继续说“你给我一个切实能解决我事情的方案?”……对方再次诬陷我说“我已经给了你呀、你自己没有听呀”……我说“你说的方法我都试过了呀、你又不相信我的话”……对方终于说出了自己从头到尾都想说的话“我已经没有方法帮你了”……我说“你给我一个监管你们交警的电话”……对方再次重复说“你要不打110、要不打12345、要不打我们纪委,别的我没没有了”……都已经联系过的我说“你说的这些都没有用”……通话了将近40分钟之后我反复叙述了无数次之后对方还在问“你试过吗?”……我说“都试过了”……对方再次说“那我也没有办法了”……我说“你给我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法”?……对方再次愤怒说“我怎么给你有效的方法?我给你的建议你都说没有用没有用?”……我说“那你去帮我试试有没有用”……对方再次诬陷我说“你的事故本身就是你认知上的问题?还是怎么说呢?”……我说“你要是觉得是我认知上的问题,你让你们交警部门把你们的资质调查资料给我一份呐……他连资质的调查资料都不给我”……对方说“你问他们要就行了、他们那边就有呀”……我说“关键是他不敢给我”……对方说“他那边有什么不敢给你的?……你要是实在不行、你可以跟交警那边打官司呀……”……我说“他如果给我的话,(会产生)我会给他们打20个电话没人接吗?”……从没相信过我一个字的对方说“我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去要过,我也不知道你那边是怎么样一个情况……但鄞州交警大队确实给你老公打过电话的……”……我再次质问“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的话呢?为什么就相信鄞州交警大队的话呢?如果有人给我解决的话,我再联系你们干嘛了?”……40分02秒对方挂掉我的电话……(接完电话的第一反应是:垃圾、一群垃圾,都是把工作当成混口饭吃的人群,就没有一个做实事的……整个通话过程中对方一直在向旁边的人求救,让他们给自己一个挂掉我电话的建议,然后就有人说我浪费资源……整个通话都是浪费时间浪费金钱浪费精力的无效通话、并且是“一切都回到了电话接通时让我打110找公安的无效通话”……整个通话没有人倾听人民的心声……整个通话就是谁找他们就让谁背负上更多的剥夺生命人生人权权益的伤害————————总共通话40分钟,结果遇到了一个表演系的,并且是因为自己没有解决方案而把问题诬陷给我的表演系的、直接挂我电话的表演系的……请问:真的是什么人品什么智商什么人性都可以做公职人员的吗?真的要让敢于承担责任直面问题的人承担着“无为不为乱为推卸推诿推脱扯皮踢皮球”给予的毁灭性伤害和撕毁吗?……还有就是:真的要用“皇帝的新装中的谎言欺骗来装扮真实的世界”吗?真的要“把每个人变成装在套子里的人”吗?真的要把每个人变成堂吉柯德吗?)

继2022年5月20日11:12之后、2022年5月31日10:47再次联系交警局81981000给的交警事故处电话81981273、接电话的还是2022年5月20日11:12“要袒护明州医院、并以他们那里只是复议的工作内容拒绝我车祸刑事案件调查、并把我电话扔在一旁让我自说自话”的那个,通话9分钟,然后再次把正在说话的我的电话给挂断了……我先介绍了我自己和事故处联系过……对方问“什么事情”……我还是之前那句话“我发生了一起车祸呐,需要重新启动刑事案件调查”……对方回答的“也和2022年5月20日11:12的内容一样、依然是带着推脱推卸推诿的踢皮球”:“刑事案件调查?那要到派出所和刑侦支队去”……我还是那句话“派出所说了、让咱们交警这边先启动调查,有问题的话再移交给他们”……“带着推脱推卸推诿踢皮球的对方”说“那你找辖区大队”……我直接说“我辖区大队也联系过了呐,没人理我,交警局让我找咱们这边”……对方说了和2022年5月20日一样的话“找我们这边?我们这里的是事故复核部门……就是如果对事故责任认定有疑义的,那么是有我这里受理的,其它的这个不归我们管的呀”……带着“意料之中”的我说:“交警局说了‘所有和交通事故有关系的、咱们这里都负责’”……对方强装镇定的说“我这里是负责复核的”……我再次说“我跟交警局那边说了我车祸了,然后交警局说‘我这个事情咱们也是可以负责的‘”……对方拒绝的也和2022年5月20日一样“我们这里不受理刑事案件的”……意料之中的我说“那你给我一个纸质的不予受理书”……对方用“啊?”回复了我,我再次重复了我的话“那你给我一个纸质的不予受理书”……对方继续淡定的说“这个又没有纸质的不予受理书”……我说“每个部门都有纸质的不予受理书”……坚持拒绝我的对方说“没有的”……我也不做退让的说“有的”……对方“哦”了一声……我继续说“你只要给我一个纸质的不予受理书就可以”……对方“像2022年5月20日袒护明州医院一样发火了”:“这个不归我们部门管的,你让我出局什么资质的不予受理书呀”……不做退让的我说“不管是’归不归你们部门管‘吧,你反正是不予受理了、你给我一个纸质的不予受理书”……对方很厌烦的说“没有的”……我坚持着“给我一个不予受理书就可以”……对方也用厌烦愤怒的语气说“没有的”……我继续坚持着“都有的”……对方用打发人的语气说着“没有的”……我坚持说“都有的”……对方冷漠的说“我们部门没有的”……我坚持着说“你们部门也有的……你们部门难道不是国家的部门吗?”……对方继续轻描淡写的说“没有这个不予受理书”……我不做任何退让的说“政府部门都有的”……试图把我赶走的对方说“那你找有这个不予受理书的部门去”……我说“关键是我这个事情只能找你们,你们就给我一个不予受理书就行”……压抑着自己脾气的对方再次爆发了、并且是带着厌恶的爆发“没有的……好吧?”……我质问对方“你给我一个不予受理书、怎么就没有?”……对方继续拒绝“没有的”……不被打发的我说“那你好歹给我一个你们的证明吧?”……对方继续说“没有的”……我继续质问“那你们自己单位在交接工作的时候,就这样口头通知可以吗?你们难道不需要资质的书面来往证据吗?”……在对方的沉默中、我意识到对方再次把我电话扔到一边之后、说了句“喂?”……对方不耐烦的说“啊”……我再次说“你把那个纸质的不予受理书给我一个”……对方提高声音试图吓退我说“我再给你说一遍、没有的”……我继续说“那我就问一下、你们单位内部需不需要纸质的单位之间的业务来往?”……不予回答我的对方说“我们单位内部的事情是我们单位内部的事情”……我继续追问“如果你们单位内部有的话、为什么对外就没有呢?”……我继续反问“银行没有吗?公交没有吗?出租车没有吗?饭店没有吗?……现在哪个地方没有呀、都有的……为什么到你们这里没有呢?”……对方说:“那你找它们吧……我这里没有”……不做退让的我说“那你就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我说呐、你们交警部门就没有这个不予受理书呐”……(请注意对方说的话)对方说“你这个案子没有的、你这个情况我们这里没有不予受理书”……我问“为什么我这个案子你们没有不予受理书呐?”……对方再次打发的“哦”了一句……我继续追问“为什么我这个案子就没有呐?”……对方试图打发我说“你这个刑事案件不归我们管”……我接着他的话说“那你就给我一个刑事案件不归你们管的不予受理就行了呀?”……对方再次以不理睬的冷漠态度说“我已经答复你了”……我继续追问“你们敢这么给我答复、为什么不给我一个资质的资料呀?”……对方继续说“没有资质资料的”……不接受的我说“你们不需要向民众出具任何资质资料吗?”……对方说“这个事情不需要”……我继续说“你们做事情难道都要靠口头通知吗?法院都不敢说它靠口头通知,人民检察院也不敢说它靠口头通知,为什么到你们这里……?”……把话抢走的对方说“你到派出所去过了?派出所有没有给你出具不予受理书呐?”……(事故处工作人员的“派出所有没有给你出具不予受理书”这句话可以表明:他们和不给我出具不予受理书不接受我报案不接受我家人报案不接我电话的派出所公安系统是一条利益链上的)……我说“都有的”……对方“嗯嗯”了两句……我继续说:“你就给我一个不予受理书”……对方依然说“没有的”……我继续问“为什么没有呀?”……对方说“这个不需要的、不归我们受理”……我继续问“为什么不需要呀?为什么不归你们受理呀?”……对方再次用“哦”打发我……不接受的我说“那你们工作是做什么的呀?”……对方回答我的还是那句话“事故责任认定有疑义的,我们对事故认定进行处理”……早就预料到的我说“可以呐、那你给我一个资质的不予受理书就行了呀”……对方再次拒绝我说“你这个案子不归我管”……我说“那你就按照你给我的这个答复给我一个不予受理书”……对方再次愤怒的爆发“没有不予受理通知书的”……也被激怒的我说“你给我一个不予受理书”……试图吓退我的对方再次吼了起来“没有”……我继续问“为什么没有?”……对方用“哦”来恐吓我……我继续问“为什么没有?”……不被影响的对方说“好吧?……没有”……把准备说出口的“为什么没有”收回来之后、我问“你们是政府部门呗?你们是国家的部门呗?……你们如果是政府部门的话、你们如果是国家部门的话,你敢替政府和国家说‘政府国家没有给你们纸质的不予受理书’吗?……你只要敢说‘就行’……(我再次补充说)你只要敢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让我给民众出具不予受理书’就行?”……感觉到电话那边再次沉默的我说“你好?”……对方不耐烦的说“你讲呐”……我说“我接受你们的工作内容只是复核,那你把不予受理书给我”……对方继续用简单且冷漠的话拒绝着“没有的”……不接受的我说“不可能没有”……把事情归给我的对方说“这不是你想象的”……再次拒绝的我说“这不是我想象的,这是国家就给你们了的”……对方坚持说“没有给我们”……我说“你既然敢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给你过这些东西、那你就说出来……你把你的姓和名、还有你的电话号码身份证号码全部说出来”……对方继续展示着无赖和审犯人的态度说“我凭什么给你了?啊?这是我个人隐私好吧?我身份证号码还给你……你有没有搞错?”……我说“你不是代表了国家在拒绝我吗?你这个政府部门给我不予受理书不就是代表国家给我不予受理书吗?你不就是代表国家在给我‘不启动我车祸的刑事调查’吗?你不就是代表国家‘不给我法律保护’吗?你替国家把这话说出来……你替国家把这个事做出来呐……”……在没有人回我话的前提下我再次自说自话着“你既然这么说了,那我也接受的,我就要一个不予受理书……为什么都没有?”……对方依然拒绝着我“没有的……不归我管……哦、我们不予受理……这个事情不是归我们管辖范围的,所以、不存在是不予受理还是受理”……我坚持着“那你就把这个理由给我写在不予受理书上……行吧?”……对方继续说“没有的”……我说“我的要求很简单,你就把拒绝的理由写在不予受理书上,然后盖上国家给予你们交警的公章”……从头到尾像打发叫花子的对方继续说“没有的……再给你说一遍”……我坚持着“那你给我一个不予受理书呐”……对方再次提高声音说“没有的”……不接受的我也说“不可能没有的”……对方继续用懒得搭理的“哦”拒绝着……我说“如果说没有的话,你就把你代表国家的内容说出来呐、你就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对我这个公民不给予法律保护’”……中间的时候他人再次把电话扔在了一遍,我喊了三句“你好”之后、对方才从其它事情中给我说了“你讲”……我质问他“你们上班能这么做事情吗?你们上班时间能直接放老百姓鸽子吗”……对方像个神经病一样的再次爆发着愤怒“我放你什么鸽子了……放鸽子放鸽子……放什么鸽子……”……我叙述着他做过的事“给你通电话、你要么把我电话扔一边、要么做其它事情去了”……对方强词夺理的继续打发人说“我们这边不是你一个事情、好不好?”……我说“可以呐、我也不想耽误你时间、你把不予受理书给我”……他继续发狠的拒绝说“没有呐……再给你说一遍呐……你这个不予受理书没有、也不归我管…好吧”……然后就把还在说话的我的电话挂了……(真是垃圾……无赖流氓……真是把人民的生命当乞丐呀……真的是把人民无视到不被看到呀……真的是只看到自己的私欲权力武力而看不到人们的人权权益呀……)

继2022年5月19日15:11之后、2022年5月31日11:01、再次拨打纪委的电话87856031……(提示:2022年5月31日(即今天)11:01接我电话的陆警官不是2022年5月19日15:11接我电话的那位男士……还有就是这个陆警官在他们的系统里面根本就找不到2022年5月19日15:11那位和我通话了39分钟的男警官给我登记的资料)……确认过电话正确之后,我介绍说“我之前有给咱们联系过、但好像不是你这边”……对方解释说“因为他们都出去了,有什么事情吗?”……我说“我还是问我的车祸事情呐……就是刑事案件调查进行的怎么样了?”……对方问我“他们记过了?”……我回“记是记过了”……对方说“要不你明天打电话吧……因为今天他出去检查了”……想要了解2022年5月19日和我通电话的人的身份的我问“你们这边有几个同事在呀?”……对方说“我们这边有三四个”……我询问:“就是每次接电话的不一样,是吧?”……对方说“那基本上是固定的一个,但是他今天去检查了”……我询问“那就是你们会把电话分流给固定的了解情况的那个人、是吧?”……对方解释说“基本上是他接呐,但是他今天去检查了呐”……我问“什么检查?”……对方解释说“他到外面去检查了……我们不单单这一个工作、还有其它工作呐”……对方说“他告诉你什么时候给你答复应该会给你答复的呀”……我说“没有没有,2022年5月19日接我电话的他没有给我联系过嘛、我就打来电话了”……对方问“你多长时间了?你什么时候说的了?”……我解释说“我因车祸头部受过伤,时间什么的我都记不得了……”……对方解释说“你打电话来,告诉他,跟他讲是什么时候?”……努力回忆的我说“可能就2022年5月19日这样子吧”……对方重复了我的话“2022年5月19日、并让另外一个人帮我查看了一下事件的进展情况”……没有查到任何信息的对方说“不是2022年5月19日呐,你再想想是什么时候?”……对方说“你投诉人名字告诉我一下呐”……我询问“是我的名字?”……对方询问“你当时投诉、他跟谁联系?是跟谁联系?跟你联系吗?”……我说“我当时给他留的是我的联系方式呐”……对方说“你的名字告诉我一下”……我说了我名字……对方再次让另一个人按照我的名字寻找……但还是没有找到我的名字的对方问“你是打这个电话投诉的吗?”……我说“是的”……对方联系发出了几个疑问“名字?是打87856031这个电话?联系方式?大概什么时候了?”……我说了句“你稍等一下、我搜一下我的记录”……其实“已经从手机联系的截图里面确定了我上次联系的日期是2022年5月19日”的我试探着询问“没有找到我登记的信息吗?”……对方问我“尾号是6221的吗?”……我回复了我手机的后四位……没有找到我任何登记信息的对方说“我们这边有好几个接电话的,所以、不能确定到底谁接到你的电话呐……”……我问“那不管谁接到我的电话吧、登记应该是都登记了”……对方说“我知道呀、所以说、系统上没有找到……到时候我再问问看吧”……对方说“你联系电话给我一下”……对方问“是一个事故的事情、是吧?”……我说“对、我发生了一场很严重的车祸事故”……对方问我“是对事故的责任有问题呐?还是对民警处理有问题?”……我说“都有问题”……我解释说“我是自己走在人行横道上被车撞了,就是头受伤很严重、其它骨头呀也伤的很严重,反正就是昏迷了9天……然后我昏迷9天之后醒来也只是说睁开眼,但人还是浅度昏迷状态……在ICU是待了十多天……从ICU出来一直守到我10月16日、即从2020年8月27日到2020年10月16日……我才知道自己在住院……车祸之后呐、就变成残疾人了……肇事者就让我以失踪人员的身份待在了明州医院,也没有人为我找我家人,我家里人找了我三天……要报案的时候也没人受理……然后没办法了、才在家附近的医院一家一家找……然后在失踪人员的里面找到了我……反正就是肇事者没有救我,他当时直接跟着交警走了,然后直接把生死未卜昏迷不醒的我扔在马路上了……然后120就把我拉到了那个明州医院……就以失踪人员的身份待在那里……住院一直住到2021年5月14日,而出院的状态是才从轮椅上站起来而已……现在就是以残疾人的状态存在的……就这么严重的伤哦、给在ICU昏迷不醒生死未卜的我‘伤势轻微的简易程序认定书’”……对方说“那反正是看最终的责任认定书呐”……我继续说“我从2021年自己站起来之后吗?我就开始弄什么伤残鉴定、然后弄到2021年12月底拿到了,然后我就给交警那边联系,我就给他们说让他们启动刑事调查,结果一直到现在、就没人管过我的事情……我已经从鄞州交警那边接到三十多个拒绝了……我被逼无奈了、才联系交警局的,交警局让我跟纪委联系……”对方问“你是哪个大队了?在哪里发生的事故?”……我说“鄞州交警大队、在鄞州公园一期北门的人行横道上”……对方说“那没事、反正他们谁接过了我问一下吧……因为现在我接手,也许人家已经有在把这个单子安排下去了呐……我大概了解了,看他们谁接了,到时候具体的再给你联系好了,好吧?”……我继续说“就是蛮难的……车祸当时肇事者的态度他跟交警走的行为没有给我活下来的可能呐,然后又让我以失踪人员的身份待在医疗技术很一般的明州医院……”……对方接过我的话“他跟交警来处理的时候、交警没有把你给送过去吗?还是交警不在?还是什么情况?我不清楚耶……”……我说“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因为我直接昏迷过去了……我家里人跟我说的‘肇事者直接跟交警走了’”……对方说“这跟交警走了?难道把你一个人……?这可能吗?不太可能吧?”……我说“真的、你们可以去调查”……对方说“那这个是我的想法,具体当时发生什么不知道呐……”……对方说“这样吧、我也不说我的想法了,具体我这边帮你问一下吧,后续怎么处理,再跟你答复,好不了?”……我说“我希望呐、不管你们谁给我答复……(我要表达真实感受的铺垫)因为你今天这么跟我说话我也蛮接受的……(我要表达真实感受的铺垫)我给你讲呐、你是我2020年8月27日车祸起、不管是住院吧、还是维权路上吧,你是第一个跟我这么讲话的人、就是让我说话的人……(我又叙述说“都没有人让我说话、也没有人接受过我的事情”)……我是希望你跟我联系呐……因为我上次打过来接电话的那个人他是说‘不要让我再去进行维权了’、他是说‘不管我联系谁吧、都要找到咱们交警这边’、他是说‘他也关注到我的事情了、也会跟进我的事情的‘……他这边也说登记了,但是你这边今天没有查出来嘛、那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了……当时他跟我聊了有39分钟……”……对方说“那没事,我们这边我再核实一下,具体什么情况到时候核实好了再给你答复……好不了?”……我说“行,我就是希望像你这样子能体谅民众的心的”……对方说:“那没事呐、这反正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东西呐”……对方继续说“因为我也不了解事实情况,他们可能了解的……但他们今天都不在,等他们来了核实一下,反正我们会给你答复的”……我说“好”……我问“你怎么称呼?”……对方说“姓陆”……我问“你能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一个吗?”……对方说“你打这个电话找我、也没事儿的”……我问“那我下次找、又不是你接电话”……对方说“没事没事、你找陆警官也没有关系的”……最后的我问“陆警官,因为我2022年5月19日打来电话不是你接的,我可以直接这样找你吗?”……对方说“这倒没问题,我们这边谁都可以受理这件事情……但具体情况、我们也不能听你一面之词,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们都得核实好了……我们都可以答复你……没问题、你找我也可以”……我说“我认可你们这个流程,不能听一面之词,我也是说都讲证据呐……”……对方说“对、对”……我说“那麻烦你了……下次我就找你吧”……对方说“找我也行呐,我先帮你核实一下呐……单子在谁手上、我不清楚的……问好以后再跟你讲、好吧?”……我说“好、谢谢”……(请在这里记起2022年5月19日15:11给我接我电话的男警官和我说的“我不会把你的事情给私自藏起来的”……—————但这次陆警官直接回的是没有找到任何的我的登记信息……这是真的要把我的车祸事件给彻底的雪藏并被假象覆盖掉)

……

中午之前、简单的整理完纸质记录、电脑记录、手机记录已经11:58、为了明天能继续存在,所以、我先把减半了的上午康复锻炼给做了去,然后再做午饭……毕竟昨天维权的第一天不仅上午锻炼减半了,下午的一个小时锻炼根本就没做……饭也只是吃了馒头鸡蛋、牛奶和水……也没洗澡也没洗头洗脸洗衣服……

14:17、继续今天的维权及维权记录……

在“2022年4月15日10:58、14:29、14:32、14:35、14:36、14:38、14:45、14:47、14:49、14:51”之后、在2022年5月19日15:00之后,在“2022年5月31日14:37、14:38、14:39、14:41、14:42、14:43、14:44、14:45、14:47”拨打了9个“2022年4月15日122给的管理鄞州交警大队的电话87856000”,但9个都没有人接……(我打电话的原因就是想知道一下:他们是不是也是属于从鄞州区首南街道搬到鄞州区潘火街道的鄞州区事故组的……但9个没人接的电话再次证明了:他们要用这种对我的拒绝来保护他们自己……并且是要这种拒接形成的只手遮天能遮掩我声音遮掩我生命遮掩我人生遮掩我人权遮掩我权益的前提下、保护他们自己……)

……

记录完第一段和交警局的40分钟通话的时候,已经22:12,所以、为了接下来能继续活着,我决定先关掉窗户吃饭,然后晚上再奋战到凌晨吧……

23:06、简单的吃了一个红薯半个丑橘做晚饭的我,在快速的刷牙之后,进入继续记录状态……

三段内容全部记录完是2022年6月1日的03:17……

如果和人民生命人生人权权益有关的职能部门中,所用的人没有做实事儿的、请问:那是不是让人民的生命人生人权权益体会到虚假的形式主义给予的继续伤害呢?如果是、请问:当社会人构建的框架不是助推人类发展而是伤害人类的时候、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呢?例如因我车祸而展开的这所有职能部门的现状……请问:这些人存在在职能部门中、真的伤害的就我一个吗?

昨天维权的感受还是要用他们知道的国家和法律所要求的“应为”的假象把我实际遭遇的真实给掩藏,所以、昨天接电话的人表现出来的都是和我维权过程中没有接触过的人表现出来的文明法治亲和力现象……

关于我车祸的提示:估计我的车祸事情要从南部商务区灯光工程开始提案拟定的时间追溯……因为给我维权阻碍的不仅是鄞州交警大队那个事故组不仅是鄞州事故大队还有事故处交警纪委公安系统信访局人民检察院12338纪委……那个交警事故处的人直接和我说了“就我的案子不给查”……

备注:

1、关于我的车祸、在体制内懂得保护他们自己每个人,不会明显的呈现所谓的权钱交易,但随着职场的飞黄腾达、不就是长久的利益链条吗?

2、看最近所有的维权文章的时候请结合

2022年5月18日凌晨在微博知乎了末了未发送的《因准备第十六次维权而有的陈述》……2022年5月21日在知乎了末了未发送的《经历了四天的第十六次、并且是继续为零的第十六次》……2022年5月23日在微博知乎了末了未发送的《经历了第五天的第十六次、并且是继续为零的第十六次》……2022年5月25日凌晨在微博知乎了末了未发送的《第六天、继续为0的第六天》 ……2022年5月31日凌晨发送的《第三轮维权的第一天、被放鸽子的一天》……一起看……(做个解释:因为微博文章有字数限制,知乎没有字数限制,所以、知乎的了末了未是比较完整版的维权内容……所以、可以优先选择知乎去看……例如2022年5月31日凌晨发送的《第三轮维权的第一天、被放鸽子的一天》……例如2022年5月21日在知乎了末了未发送的《经历了四天的第十六次、并且是继续为零的第十六次》)

3、2022年5月6日晚上外出散步的时间21:26、收到微信公众平台的再次封号通知,说是“此公众号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行为,已封号至2022年6月5日。”

……

这已经是我公众号平台第二次被封,上次被封是2022春节期间,即2022年1月22日封号至2022年2月6日。

……

真的是扣的一个好屎盆子呀……

这如果是在文革期间,我估计早就被游大街遭批斗了吧……

如果我这种“文明客观理性只是想清理旧社会残余还中国一个彻底的新中国”算违法的话,用带着听话教育的要求框架来剥削掠夺侵占束缚驯化麻木奴役欺压的叫什么呢?用自己带着听话教育的要求框架随意栽赃嫁祸陷害人的叫什么呢?用自己的跪下逼迫他人“带着不能说不能看的跪下”叫什么呢?用自己的奴性来随意删除他人文章侵犯他人人权权益的叫什么呢?如果我这种“文明客观理性只是想清理旧社会残余还中国一个彻底的新中国”要遭遇封号半个月一个月,那用带着听话教育的要求框架来剥削掠夺侵占束缚驯化麻木奴役欺压的要遭遇什么呢?用自己带着听话教育的要求框架随意栽赃嫁祸陷害人的要遭遇什么呢?用自己的跪下逼迫他人“带着不能说不能看的跪下”要遭遇什么呢?用自己的奴性来随意删除他人文章侵犯他人人权权益的要遭遇什么呢?

(提示:以后看文章就到微博和知乎搜索“了末了未”。)

4、因手机系统单引号没办法区分,所以、单引号有错误的地方请谅解!

5、原创内容、禁止转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